www.oorbt.com_www.oorbt.com-【相关游戏】

来源:期货市场迈入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18 17:23:50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近视大国嬗变 中国已成近视手术技术强国#标题分割#  有科普专家通俗地描述了SMILE全飞秒激光技术,全飞秒手术即是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SMILE是其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为“微笑”。据说,在手术中,有些医生确实能看到一个像是保持“微笑”的切口。这个命名可谓实至名归。这一技术具有不需要制作角膜瓣、精确性高、风险低、恢复快,视觉恢复后质量好等特性。  在SMILE全飞秒技术的全球600多篇相关论文中,中国同行的论文占了一半以上。亚太近视眼学会(APMS)常委、科学秘书及SMILE屈光手术主席、中国微循环学会眼专业委员会屈光学组副主任委员周行涛教授介绍,中国在这项近视矫正技术的临床经验、基础研究和前沿拓展等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引领世界。在各种场合,以SMILE全飞秒为主的技术临床成就,受到国际眼科学屈光外科同行称赞。  更令世界瞩目的是,我国已经在SMILE全飞秒术质量控制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发明了被命名为“SMILE-CCL”的新方法。这一方法用于部分圆锥角膜与角膜营养不良的临床治疗,在国际上独创新疗法,改善屈光度的同时,加厚加强角膜,并解决了阻止和延缓疾病复发的国际难题,在国际性期刊公开发表获得公认。  同时现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眼耳鼻喉科副院长的周行涛教授是中国第一个做SMILE飞秒透镜手术的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成为全球临床研究的Top1,他也被德国和美国的屈光手术专家称赞为中国的骄傲和”Mr.SMILE”。  周行涛在做第一例全飞秒SMILE手术之前,他和团队就对激光的微创性开展持之以恒的研究,包括1997年的优化表层LASEK研究、2003年epi-LASIK研究及2007年的“allinone”即类SMILE激光扫描等科学研究。他惊喜地发现,SMILE技术在传统安全激光手术的基础之上,成为板层角膜手术的又一微创佐证。  目前,单周行涛及所带领团队的激光手术已经有8万多例全飞SMILE手术、3万多飞秒LASIK及PRK/LASEK/TPRK手术。临床患者来自各个领域,包括对用眼要求极高的航空工作者、体育爱好者、军人、警察、司机、极限运动员和狙击手训练者等。他和团队还培训了来自全国340家医院或和诊所以上的医生,乃至亚太及全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  近视治疗的需求量非常大,周行涛教授一天诊疗的患者高达100多人,他的团队曾有一天共完成254眼手术的记录。记者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视光中心看到,在周行涛教授出诊的当天,候诊室已经人满为患。这一天,他的手术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基本没有停止过,甚至午餐都顾不上吃。  复旦大学附属眼鼻耳喉科医院的李美燕博士介绍,周行涛教授的一台手术,其关键环节最快二十几秒钟即可完成,但为了患者的光明,为减轻患者术中不适,改善医疗质量,其背后付出的艰辛汗水非比寻常。  周行涛介绍,没有一项技术是完美的,没有“最好期盼更好”。当务之急是加快培训医生同行,同时科普近视患者。  专家建议,近视防控可从3岁甚至更早开始,一是建立屈光发育档案;二是定期验光及眼健康维护;三是每天户外活动一小时;四是对于有6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家族史的,更要做包括眼底筛查等全方位的近视防控干预。五是近视者也会有老花,要做好医学验光和科学配镜,40岁以上的近视患者更要有护眼意识。(辛剑峰)

编辑:www.oorbt.com_www.oorbt.com-【相关游戏】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xiaodifa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上海农商行1600万股股权将被拍卖起拍价为7864.64万 EIA原油库存增幅超预期美油短线维持在日低震荡 美国学者:中国现代化的步伐在世界上无与伦比 奥维通信引狼入室的故事:3年2卖壳16亿股6000万转卖 鑫金道:地缘局势紧张加大黄金上涨力度黄金操作策略 习近平致信祝贺大庆油田发现60周年 马杜罗送普京军刀普京当众掏一枚硬币“买”下来 70年财政增收3000倍民生保障今非昔比 小伙逃出传销组织步行90公里回家低血糖晕倒获救 渤海银行南京城北支行被罚55万: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 环卫工翻8吨垃圾找戒指新京报:失主该给经济补偿 美元受捧金价下跌招金矿业跌逾3%山东黄金下跌2% 英首相称有信心与欧盟达新协议重申不延后脱欧 报告预计:我国消费金融行业仍有五年以上高速成长期 市场遭遇“钱荒”美联储十年不遇大放水 宝盈基金肖肖:行业属性独特看好品牌力强的高端酒企 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实行基准+浮动火电板块估值望修复 东风41是否亮相国庆阅兵?中国军方:不会让大家失望 Facebook因证据不足申请驳回大型数据泄密案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决定免去徐光副省长职务 英媒:美乌总统通话记录公布对泽连斯基是一场灾难 中国石化在京企业发布社会责任报告 任正非:明年上半年华为财报还会好发债成本很低 【小康故事】北京“朝阳模式”:新办企业极速领照 深圳振业以底价9亿拿下东莞三旧改造地块 OPPORenoAce开启预约:90Hz屏+65W超级闪充 人民日报海外版:70年“中国号”经济巨轮稳健前行 中国是否跟进降息?央行行长回应 宗庆后:一生都很有魄力希望女儿也能继续加油努力 WindowsTerminalv1909发布:引入新字体和设置架构 2020年专项债额度最快10月下达地方可提前使用 美军士兵涉嫌策划袭击CNN及民主党候选人而被捕 为何要选台湾地区领导人?韩国瑜:民意与天意 巴西拟通过5G提高经济水平为中企带来合作新机遇 快讯:华为概念股走高比亚迪电子涨3%ARM继续授权 便利店增长居零售业之首 欧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连恩:对政策措施有歧见完全合理 玖龙纸业年度净利“腰斩”纸业龙头旺季难“旺” 易方达基金:四方面发力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互联网大佬为何频频成老赖 西安房产要凉?楼市金九回归二手房成交量环比涨27% 全球的奇葩游戏控制器 嘉实中证中期企业债指数(LOF)3名基金经理离任 央行在港成功发行6个月期人民币央行票据100亿元 官方详解小米全面屏电视Pro12nm芯片AmlogicT972 特朗普遭弹劾他的回应来了 印度突然释放这一消息后外资大批进场 五粮液:选举曾从钦为董事长 造车新势力鏖战:月销千辆成分水岭对手涌入加速淘汰 透析上海科创中心条例:创投机构和企业关心这些问题 俞敏洪:创造自己生命的彩虹 2020年专项债额度最快10月下达地方可提前使用 国乐艺术家方锦龙:在音乐的世界里寻找丢失的那根弦 中信证券:钢价在10月中旬前仍有较强支撑 境外媒体述评:大兴国际机场展现中国科技实力 这个题材突然爆发主力大手笔狙击这几股 赵克志会见美国白宫国家禁毒政策办公室主任 交通运输部:正在修订公路法推动制定农村公路条例 美国可能推迟约3000万美元的对乌克兰军事援助 复盘一只硬核产品…… 快递业“再突围”:国内1天送达、周边国家2天送达 中国向文化强国前进去年文化产业实现增加值38737亿 市值不及海天2%内外交困的加加食品为何“打酱油” 全球首个不锈钢期货上市业内:可助钢厂增强避险能力 林宝金任福建省副省长 首都机场十一期间启动刷脸登机全流程自助服务 建滔集团终止四连跌受回购消息影响反弹5.25% 孟晚舟丈夫首次公开亮相(图) 晚间公告热点追踪:复宏汉霖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首家银行系资产配置私募诞生信银投资背后中信银行 林郑月娥:作为中国人对国家成就引以为傲 通话文字记录公布特朗普望泽连斯基调查拜登父子 韩国军方宣布不参加日本海上自卫队阅舰式 小米浇铸生态链:互联网模式孕育“新国货” 大成基金朱哲因个人原因离职卸任4只产品基金经理 苹果iOS13.1新功能:iPhone可同时连接两对AirPods 美国民主党发布新标准提高11月辩论参选人门槛 英国投2000万英镑于太空天气预警:保护卫星及设施 山西陵川农信违规被罚30万理事长被取消任职资格 戴尔推创意十足电脑主机暗藏屏幕支架里 9月26日涨停板早知道:七大利好有望发酵 大兴国际机场实行“消防员优先”购票登机 教育部部长:我国已建起世界规模最大的教育体系 青岛银行拨备率贴红线行长去年薪酬229万居同业前列 有色金属特立独行四季度仍有支撑 主流险企:不宜过度悲观10月布局三季报行情 梁振英:警队要保持定力校长不能“护短” 国庆阅兵方队编设将军领队将军受阅数量超过以往 陈小平任江西省副省长有长期纪检系统工作经历 丰盛控股急涨13.33%昨日回购近2400万股 高新兴收购ETC企业股权此前实控人减持套现近4.5亿 团购定存、领券加息中小银行花式迎战存款“饥渴” 万国邮联达成新方案美国改主意不退群了 龙辉国际控股股价异常波动控股股东出售3.05亿股 国庆预计750万人出境游小面额外币兑换可网上预约 泰坦科技折戟科创板IPO为第二例上会被否 中金公司:与腾讯成立一家合资公司注册资本拟为5亿 哈啰突进背后:3年用户量达2.8亿解锁两轮出行新赛道 国庆期间北京公交新增两条故宫摆渡专线 4个月拘役天津法院对国脚张鹭醉驾案做出判决 半月谈:让远离三尺讲台的“教授”们下课 美菜网将调整县域合伙人加盟制刘传军:暂不考虑上市 沙特提前恢复产量?但这两个因素仍令市场持怀疑态度 平头哥造出第一颗芯,新竞争格局初现 刘邦故里沛县转型发展“废地”变经济新增长点 商务部:中美双方正保持密切沟通 为泄私愤恶意举报他被开除党籍政务撤职 我国两大世界领先特高压创新工程投运 博时基金陈鹏扬:做相对逆向投资从基本面入手挖掘 爸爸带女儿喝喜酒醉倒第二天看朋友圈发现娃丢了 国家卫健委:加快国产HPV疫苗审评审批流程 陈召锡:黄金多空拉锯战晚间黄金原油操作思路 刚出门检方就搜查韩媒热议法务部长被“抄家” 侠客岛:中国如何看待自身与世界? 圆通速递:20.38亿股限售股9月30日流通占总股本71% 新中国第一代保险人亲述:那个年代“干保险”真的拼 大兴机场中转效率国际领先未来将推空铁空巴联运 江西裕民银行开业:民营银行第18家起底股东金融布局 前8个月健康险保费近5千亿保费与赔付增速均居首 任正非:技术应通过市场竞争和比较来选择共享福祉 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运值机到登机 邹晓春:证券律师是个良心活天使或魔鬼只在一念之间 老龄社会:转型与创新 联大开会美国却拒签了俄罗斯代表团借口太滑稽 飞天茅台从高点降价700元“黄牛”慌了消费者乐了 王兴的大脑:50个思考片段 欲抢占操作系统高地阿里AliOS能成智能汽车入口吗? 首夜15万公斤北京最大地表饮用水源地开库捕鱼 运营商5G时代的赚钱焦虑:流量难带营收大幅增长 韩日外长在纽约举行会谈两国就双方关切交换意见 鸿蒙的诡异和任正非的坦诚 印度北方邦强降雨造成44人丧生 传软银将对WeWork追加10亿美元投资将获更多股份 华为开售智慧屏余承东:其他电视厂商没拿出颠覆产品 财政部划转市值千亿股权至社保基金 武警部队方队:从北京总队4万人中遴选出970人参训 白酒股领涨两市多只重仓白酒股的场内基金涨幅较大 白宫要出歪招?一则消息美股全线杀跌 茅台刷屏:股价又又又创新高了首登A股流通市值之冠 一辈子没钱没工作,却有500多个数学家愿意养他 频爆重大健康危害美电子烟巨头迫于压力大整改 里昂:玖龙纸业目标价升至6.5港元维持跑输大市评级 南苑机场本周内关闭民用航空航班将平移至大兴机场 中国驻英使馆:英国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务 财政部部长刘昆:运行总体平稳养老金发放有保证 光大证券糗大了:泰坦科技被否决科创板项目接连折戟 莱绅通灵上半年:净利连降存货高企跌价准备未计提 美众议院公布的检举信写了什么?特朗普看完怒了 5G时代金融科技创新探索:访聚量集团董事长邵平 入籍加盟中国男篮?林书豪:我一直在考虑 中国明年将消除绝对贫困周小川总结四大 日本将向LNG投1万亿日元减少对中东石油依赖 迎新中国成立70年首都2000万盆鲜花扮靓京城 阿里AliOS和斑马重组后,首席架构师谢炎离职 财政部:现在一天财政收入相当于新中国成立初8个年头 上海发挥进博会溢出效应推动保税展示展销常态化 交通部:轨道上的京津冀初步形成 印度突然释放这一消息后外资大批进场 WeWork首席执行官诺伊曼辞职拟裁员5000人 吴彦初:黄金调整寻支撑顺势做多是主场 首都机场大兴机场将迎于29日迎来出行高峰 晓程科技太阳能发电毛利达98%半年净利却大亏4600万 解析百年药企“智慧化”新路云南白药发力智慧工厂 瑞达期货:9月24日焦炭期价增仓下行短线操作 易纲:央行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工具结合推出没时间表 央行主管媒体谈降息:“一降了之”不如加快改革 带量采购划供应版图:4种药品一统江山14种三分天下 特斯拉大股东投资蔚来汽车损失逾4亿美元 佳能宣布正在开发可换镜相机远程控制解决方案 英正研发超音速“太空飞机”:伦敦到悉尼仅4小时 期权策略型ETF介绍:保险对冲型ETF 东京奥运村将配硬纸板床奥组委:既环保又省钱 你好,大兴机场;再见,南苑机场 贵州茅台市值近1.5万亿:超多省份GDP业绩增势不减 任正非:全球产生分裂的可能性不存在确信不会脱钩 揭秘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日媒:日本近期多次未能探测朝鲜导弹发射后弹道 美国第二季度GDP终值符合预期市场波澜不惊 厦门“空中健康步道”主线段贯通全长23公里(图) 《精灵宝可梦GO》误把小米手机识别为作弊机型 嘉实基金:加强权益投资能力助力科创企业成长 福建省政府高层再调整莆田书记林宝金任副省长 新党民调:27.8%台民众认为未来两岸可能发生战争 好邻居放低门槛吸引加盟者计划明年新增200间加盟店 佛了!最新的SwitchLite也存在摇杆漂移问题 明年社会资本取得农村土地经营权需具有农业经营资质 英国油轮被扣两个月后获释已驶离阿巴斯港 小米手机官方:买5G手机你需要知道的几件事 我国将加快完善住房保障体系解决新市民住房问题 再度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ST赫美会走向退市吗? 鄂尔多斯盆地再现“千亿方大气田” 美国众议院小组委员会要求电子烟公司停止投放广告 汇和银行获批H股上市或为新疆首家上市银行 两大行千亿股权同日划转股市影响几何? 70年:我国精神文明建设提速去年城市化率达59.58% 哪种饮料最补水?美媒:不是普通的水 证券日报刊文:降准为利率下调打开空间